当前位置:举直措枉国学他画名甚高却生活堪苦,清代画家罗聘的一生
他画名甚高却生活堪苦,清代画家罗聘的一生
2022-05-09

他是扬州八怪之一,扬州八怪中最年轻者。他拜扬州八怪之一金农为师,学诗习画。金农评价罗聘曰:“笔端聪明,无毫末之舛”。其作画的特点:一是创作大胆;二是下笔准确。他的许多作品似金农,但在用笔却比金农厚重,造型更为准确。一生未作官,好游历。人物、佛像、山水、花果、梅、兰皆画得精妙。

罗聘(1733年-1799年),清代画家。字遁夫,号两峰,又号花之寺僧、衣云、别号花之寺、金牛山人、洲渔父、师莲老人。安徽歙县人,后移居江苏甘泉(今扬州)。

青年时期

罗聘的父亲罗愚溪,康熙年间曾中过举,也做过小官。罗愚溪生有五个儿子,罗聘排行第四。罗聘刚满周岁时,他的父亲就去世了。罗聘的童年是够孤苦的,但他聪明勤奋,对所读的书,几乎过目不忘。呈坎的很多村民都说,当时,罗聘读书与很多人不一样——他家境贫寒,读书首先是为了掌握谋求衣食的本领,而不是把科举之业当作首要任务。也显然是受罗氏家族及徽州“天下第一等好事,便是读书”之风的影响,所以罗聘走的是最捷径的“读书就业”之路——卖字画,更主要的是卖画。

当时扬州街头以卖画为生的“文人画家”不少,这对罗聘来说,显然是起了“率先垂范”的作用。于是他一边读书,一边学画。20岁左右时,他的书画小生意就做得很不错了。

婚姻生活

21岁时,罗聘和一个名叫方婉仪的女子结婚。方婉仪和罗聘是同乡,方家世代官宦,她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通过读书而做官的,但她父亲的官做的不大,家境似乎也不怎么殷实。

罗聘家境更为惨淡,能娶方婉仪为妻,是方家人凭志趣择婿的结果。结婚后,两人情趣相投,虽然粗茶淡饭,但两人不改所乐,谈书画,游山水,赋诗词,同来同往,琴瑟和谐。据说当时扬州有一名大盐商,慕名用20两银子来向方婉仪索画,被方婉仪婉言谢绝。此事在扬州传扬开去,为时人津津乐道,方婉仪的名声也由此更大。

当时扬州有个盐官,名叫卢雅语,财大气粗,一般人很难跨进他家的大门,但此人附庸风雅,对达到一定“级别”的书画名人,则网开一面,很多书画名流为能受到卢雅语的邀请而感到荣幸,而罗聘则是可以随便进出卢家的贵客。

种种场面的抬举,使得罗聘在当地名声鹊起。当时,活跃在扬州的书画界名流如郑板桥等,都对罗聘刮目相看,尤为重要的是,“八怪”之首——金农,也对罗聘的画作特别垂青。

拜师学艺

金农之“怪”,是众人都领略过的。他出生在一个书香大族,排行第26——显然,他是一对老夫少妻的“杰作”。他聪明过人,博读诗书,尤擅绘画,画界新人往往以得到他的指点而感到前途无量。可他似乎对罗聘情有独钟,经常教导和点拨罗聘作诗、绘画。罗聘非常想拜金农为师,可鉴于家贫无资,送不起拜师礼,便一直没敢造次。后来,在他妻子方婉仪的鼓励下,罗聘“别出心裁”,送去一首诗作拜师“礼物”,真的被金农收为门徒。自此,罗聘在绘画方面进步更快了。

由于向金农求画的人很多,有时金农大师的画作“供不应求”,他就选择其中“不要紧”的求画者,委托罗聘为他代笔。罗聘将画画完后,就呈送老师,叫老师题署落款,“师生合作”。由此,后来有人说金农的画全出于罗聘之手。当然,这不完全是事实,不过,题为金农之作,而实际上出自罗聘之手,这种现象是存在的,甚至有人称,在传世的金农作品中,愈是上乘的精品,就愈有可能是罗聘代笔的。

金农于乾隆二十八年(1763)在扬州谢世,享年77岁。金农在患病期间,罗聘一直跟在左右,尽心服侍;老师去世后,金农尽其所能,帮助料理丧事,并护送老师的灵柩归葬浙江临平,师生之谊超过父子感情。

声名鹊起

金农死后,罗聘入京卖画,大名鼎鼎的《鬼趣图》便是罗聘那时创作的。在创作了《鬼趣图》后罗聘名声鹊起,这自然会招来部分人的嫉恨,所以当时就有一位罗聘的老乡、大盐商出身的程晋芳劝他:“斯图即奇特,洗手勿轻试。”说掩饰得再巧妙,终究会弄出麻烦来的,于是劝罗聘金盆洗手,赶紧回家。 当年秋,罗聘就打点行头,南下回乡。

回到家乡,罗聘依旧干他的老本行——卖画。其间,他经常抽空远游,中原地带,他几乎跑了个遍。家中之事,他似乎从来不关心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)5月初,罗聘第二次进京。临行时,他的妻子方婉仪正患病卧床,但这位画家还是动身了。“怪人”就是“怪人”,罗聘一路走,一路玩,直到8月才进京。这时,他从一个由家乡来京的老乡处得知,他的妻子方婉仪已于5月19日在扬州病逝了。

罗聘的行为怪异,但他的内心却是善良的。妻子方婉仪是他“艺术上的同道伴侣,生活上的贫贱夫妻”,跟着他一辈子,一直过着清贫艰苦的日子。如今,突然撒手而去,让身在外地的罗聘又悲又愧。

晚年生活

当时,罗聘正身居古庙,身无分文,欲回不能。百般无奈时,他亲手抄录了妻子写的一首诗,然后送给一名当朝显贵,希望能博得他的一点施舍,但事与愿违,他无法弄到回家的路费。 又挨了几个月,罗聘终于凄凉地回到扬州。这一场人间冷暖的切身体会,使得罗聘对他的《鬼趣图》主题认识更深刻了。他也从此不再画鬼,而改画佛了。

10年后,年近花甲的罗聘三上京城。这时,他已是画界知名的大师了。他刚刚住定,一些风雅的士大夫便登门不歇,求索画作,甚至一些在京的朝鲜人也携重金来买他的画。收入多了,他的豪兴也随之而生,游名胜,买古董,挥金如土。8年后,他带着小儿子准备回乡时,居然又没了路费!有人知道他要回乡,便上门来讨债,原来,他不仅把卖画挣来的大把钞票给花了,还欠了一些债务。没办法,罗聘只好卖衣服,但衣服卖尽了,债务还偿不清!直到嘉庆三年(1798),扬州一位做盐运使的朋友闻讯,才资助罗聘的大儿子赶到京城,把父亲和弟弟接回扬州。

回到扬州的第二年,这位“画名甚高而生活甚苦”的画家与世长辞,享年67岁。

举直措枉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